当前位置: 首页>>浮力最新发布页线路1 >>有你有我足矣最新网站

有你有我足矣最新网站

添加时间:    

继集体“跑路”、“饿死”之后,一再演绎离奇事件的扇贝,再次为獐子岛的业绩亏损,演起了“续集”。因“扇贝跑路”成为焦点的獐子岛今日早盘无悬念跌停,股价创十年来新低。獐子岛昨日晚间发布公告称,根据公司日前已抽测点位的亩产数据汇总,已抽测区域2017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不足2公斤;2018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约3.5公斤,亩产水平大幅低于前10月平均亩产25.61公斤,公司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。

“扇贝跑路”对于獐子岛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。早在2014年,獐子岛因“扇贝跑路”震惊市场,2014年净利巨亏十几亿元;此后,2018年獐子岛扇贝再出“饿死”事件,与雏鹰农牧的“猪饿死了”一同“雷倒”资本市场。按照獐子岛目前的扇贝存货减值情况大致来看,公司2019年度净利润将再次陷入亏损的境地。2016年因公司主要产品虾夷扇贝亩产有所恢复、价格上涨,同时海螺、牡蛎等品种产出能力稳步提升,獐子岛业绩勉强实现扭亏,在当年年报披露后不久公司解除了退市风险警示。然而好景不长,2017年獐子岛净利润再次大幅下滑,当年亏损7.23亿元,去年又勉强盈利0.32亿元实现扭亏。

鲍曼在堪萨斯大学获得学士学位,在华盛顿大学获得法律学位。她自2017年起担任堪萨斯州银行监理官。鲍曼的家族拥有位于堪萨斯州Council Grove的银行Farmers & Drovers Bank,她从2010年起担任该银行副总裁,后来接任堪萨斯州银行监理官一职。由于曾在前堪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杜尔(Bob Dole)手下工作,也曾任前美国国土安全部部长汤姆-里奇(Tom Ridge)的副手,因此鲍曼也算与华府相当熟稔。

汤臣倍健2012年推出的透明工厂已经成为行业标杆,很多上市公司,特别是准备进军膳食补充剂的药企,也包括养生堂这样的食品企业,都到这里学习借鉴。整个行业的生产水平因为汤臣倍健而提升了一大步。在工厂参观过程中,我记下了一些感兴趣的细节。第一个是全球原料。“全球原料”的核心是在全球范围内挑选最优质的原料。如何判断哪些“最优质”?那就是只有某个地方的环境、气候、土壤条件可以生长出某种最好的东西。比如新西兰奶业发达,环境、气候、无工业,决定了奶源非常纯净,它还有几百年的奶制品工业化经验和技术沉淀。所以汤臣倍健在这方面的原料首选新西兰。然后再选企业,新西兰有好多企业做奶产品,选谁呢?选当地在质量管理上最优秀的作为供应商。又如巴西的绿蜂胶含有独特成分,和别的地方的蜂胶就是不一样,于是蜂胶首选巴西。再选择在蜂胶提取、分离、存化工艺上更成熟、质量更稳定的企业作为原料商。目前汤臣倍健的原料来自23个国家的100多个著名供应商。

第二头灰犀牛是由于过去十年间,我们过度的依赖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,使得中国经济的各个部门负债累累。但是负债是借来的钱,借来的钱不是你创造的财富,借来的钱是要还的,拖得越久利息越重。中国负债风险高到什么程度?从数据上看,2008年,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,中国非金融机构的负债,对GDP的比率是140%。2017年,在接近十年的时间里,同样的统计指标,中国宏观经济的负债率已经上升到了260%,负债率增加了一百多个点。国家负债率的概念和企业的负债率是一样的。现场的大家都是做企业的,我们设想一下,一个企业负债率如果在十年的时间里增加一百多个百分点,这个企业怎么样?这个企业该关门了,这个企业在债务的重压下已经无法经营下去。国家经济为什么可以承担这么高的负债率?因为它背后有政府属性,企业没有。在政府信用的支撑下,我还可以把负债拉到260%。但是问题出现在——偿还已经发生困难,企业的债务违约越来越多,地方政府的债务违约越来越多。为什么中央从2015年开始,把经济工作中防范系统性风险放在第一位?因为我相信政府已经看到:第二头灰犀牛有可能造成的巨大伤害。债务过高的风险,已经以各种各样的形式暴露出来,经济下行只会使其更快显现,而且不可能因为你采取了鸵鸟政策,它就消失了。不要骗别人,要面对。对于我们企业来说,在这个时候能做的是什么?降低自己的杠杆率,坚决控制债务,有点闲钱的赶紧把银行贷款还了,守好自己的现金流,过好冬天。在经济下行之后,现金是企业的生命线,守住自己的生命线!

在北京场,工银瑞信基金管理权益投资总监、工银瑞信资产管理(国际)投资总监郝康先生给大家带来《2019年海外投资的六个焦点性问题》的专题演讲。他表示:相对于过去10年的估值周期,今天市场处于接近历史底部的状态。本文选自部分内容。回想到2018年,大家的感受一定是五味杂陈。如果展望2019年,可能就是内忧外患了。

随机推荐